ʕ•ﻌ•ʔ

快樂脆皮鴨 文明你我他

❥—制氧→

❥中
❥大型ooc预警
❥满治宇×木子洋
❥对话形式较多
❥或多或少涉及主人公身边人物
❥本章暂二人无交集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熟悉的冰冷机械女声,熟悉的无人接听。

操他妈的,满治宇干什么去了,不接电话。

真是胆子大了瞧不起他个木子洋了。

对哦,电话被木子洋摔坏了,还接什么呢。

“操!!”


—————



“满哥,为情所困呢?”

李佳隆倒是凑巧,看到满治宇一个人手里拿着空酒瓶子面壁思过。

满治宇没抬头,死死捏着酒瓶子。

“怎么了今天,闷闷不乐。”

李佳隆拿杯子跟满治宇手里的空酒瓶碰了一下

“酒都喝完了,去换瓶新的呗。”

李佳隆作势要拿走空瓶子。

“不用。”

满治宇收了收酒瓶子,挪了挪屁股,离李佳隆远了点。

“别介啊,兄弟干一个呀,我看你挺郁闷,喝点酒解解闷而已。”

李佳隆往满治宇那凑了凑。

满治宇抬头看了一眼,李佳隆一个人来的,没带他小对象。

傻呵呵的,金色卷毛,身上还带着对象送的朱迪兔,倒是和他这个人挺相称。

“生啤,别加冰。”

李佳隆愣了一下,然后起身去拿啤酒杯子。

“得嘞。”

看了看眼前的空酒瓶子,满治宇心里挺不是滋味。



——————




木子洋这个人不太会抽烟,抽几口就咳这老毛病总被他卜凡弟弟笑话。

“......”

揣了揣兜子,摸出根万宝路,烟丝颤巍巍的掉出去几根,有点褶皱,但还能将就。

“嘶...”

没打火机,抽个屁的郁闷烟。

算了。

把万宝路又揣回兜子里,转身下楼。



“诶,洋洋,嘛去了?”

岳明辉刚举完铁,身上一股子汗味。

“想抽个烟,没火机。”

木子洋瘫在他心爱的按摩椅上,准备召唤小弟给按摩椅插电。

“别抽了,那玩意抽多了伤身体。”

岳明辉走到按摩椅前插上电,顺手按了按钮。

“唉...”

木子洋脖子往后一仰,闭眼享受按摩椅。

“郁闷了?”

岳明辉可能是会读心术,猜什么都一清二楚。

木子洋没应声,继续享受按摩椅。

“是不是因为那个rapper”

岳明辉坐到沙发上鼓捣手机。

像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木子洋睁开眼睛,竖起耳朵听岳明辉下一步说什么。

“你们这些年轻人,总为些小情小爱所困扰。”

岳明辉打开微博,准备看看自己超话。

“咱坤音是不是都得败给rapper?”

木子洋不按摩了,做起身开始审视老岳。

“怎么说?”

岳明辉没看木子洋,轻叹口气还撇了撇嘴。

“凡子就这样。大厂时候就跟王琳凯好上了,后来人家出道了他失之交臂。”

木子洋心里开始泛起涟漪,手扣着按摩椅皮面。

“之后俩人一直没什么机会见面,都微信唠唠嗑之类的,哪有什么实际上的行动,异地恋是辛苦啊,主要是身边还有人跟凡子抢人......”

木子洋坐到岳明辉身边,开始问问题。

“那他们之后怎么办?不会分手吗?”

实话实说木子洋手心是发汗的,担心岳明辉说点什么打击人心的话。

“我看啊,不会。”

岳明辉笑了笑,木子洋看得有点毛骨悚然。

“为什么。”

“.....”

“我跟满治宇...”

“因为人家是真的爱对方的,外界因素,你觉得能浇灭人家的爱情烈火吗?”

木子洋突然被哽住,一时间有点无话可说。

岳明辉突然放下手机,拍了拍木子洋的肩膀。

“不是我说,爱人产生矛盾,多半是误会,既然有误会,总会有解决的方法。”

木子洋懵,坐那一动不动。

“要想和好啊,你得主动,没有机会,那咱们就创造机会,懂吗?”

“那...那该怎么创造机会?”

木子洋还是不懂,企图知道更多,最好是岳明辉亲自教导。

“你们是怎么产生矛盾的,就怎么样找切入点,要感同身受,把自己代入其中。”




感同身受?代入其中?

❥写的根本停不下来
❥预计下章大粗长(有肉)
❥反复思考我还是觉得洋洋受更带感哈哈哈

评论(3)

热度(11)